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道理难寻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道理难寻

  冯君和颐玦真的想不到,铁骨长老猛地神识扫描,竟然不是因为窥天镜。

  事实上他俩目前正在犯愁的,是另一件事情,怎么拿下铁骨真仙?

  铁骨长老那真不是随便能动的,十八道的长老之一,德高望重战力超强……最关键的是,铁骨长老很少出门,就是在道里内部活动,大家都知道,他余生的目标只剩下看护好本道。

  而冯君的意思,是想要将其活捉——他跟此人无冤无仇,对方想动手,肯定背后有推手。

  但是想去副山门捉铁骨长老,这显然是想多了,因为灵木战阵的存在,哪怕灵木道随便一个元婴,在自家地盘上的战力,也会得到最少双倍的提升,而铁骨长老的提升只会更多。

  除非出动出窍真婴,否则想要抓走铁骨真仙,实在太不现实了。

  冯君的郁闷也就在这里了,真要说起来,一个真仙并不难对付,不管是对他来说,还是对颐玦来说,哪怕是对方是十八道的长老,哪怕对方很强横……

  这些都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,他们该用什么理由出手?

  杀人事小,道理事大——或者说“抓人事小道理事大”,用颐玦的话说就是,如果有足够的道理,她可以请出灵植道甚至太虚门的出窍前辈来动手。

 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……对铁骨真仙出手,还真没有合适的理由。

  如果列出“窥天镜”的理由,这倒是基本上够了,就算铁骨长老自家能抹去相关的气息和天机,但是出窍期出手,顺着因果线,基本上不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虽然说破坏容易建设难,元婴出手破坏,出窍也未必能把所有的线索还原,但是……并不需要完全还原,在这自由心证盛行的社会里,有点蛛丝马迹就够了——起码我抓人没错。

  还是那句话,修为才是硬杠杠,颐玦请请出出窍真婴来,那才是真正的实力。

  然而让人郁闷的是,窥天镜这个线索说不得,不光是冯君和颐玦,甚至联大佬都认为,这个好东西一定要留在手边,所以颐玦非常确定,请人来不难,但是想保住窥天镜就太难了。

  类似的困惑,其实冯君也有,他可以去通知金乌,说我找到始作俑者了,想必金乌听说动手的是铁骨真仙,没准也就愿意派出一个出窍期来处理问题。

  甚至都不需要通知金乌,冯君自己也可以挂悬赏的,杀一人救一人而已。

  什么,铁骨真仙太难杀?以前我的悬赏只针对中下层修者,没有太多影响力?

  拜托,那我宣布杀一人救十人行不行?

  高阶修者牛叉,看不上这点悬赏,低阶修者可以组团凑份子不是?

  这些难点,都可以算作是技术方面的,愿意认真协商,都不难解决,难就难在师出无名!

  归根结底,这是窥天镜该不该暴露的问题。

  冯君想了一阵,最终还是苦笑一声,“其实还是我心野了,窥天镜这种东西……”

  “这种东西必须留下来,”颐玦真仙毫不犹豫地接话“你不稀罕,我还想要呢……如果是你的东西,起码我可以随时借用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不想呀?”冯君也不掩饰自己的谷欠望,他一摊双手,无奈地回答,“可是……花钱保平安嘛,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,就有若三岁孩童闹市持金,保不住的。”

  “那也总要想一想,”颐玦真仙不喜欢战斗,但是她的战意上来了,一般人也很难打消,“再想想,没准有两全其美的法子。”

  见她这副执着的样子,冯君索性也是心一横,“既然要保住窥天镜,那就需要冒点险了。”

  “我也有此意,”颐玦真仙点点头,非常干脆地表示,“正好商量一个章程出来。”

  冯君对于做规划,还是比较擅长的,“咱们首先要确定一下宗旨,是打进去,还是把人引出来?决定了方向之后,再逐步完善步骤。”

  “打进去?”颐玦真仙的眼睛瞪得老大,“你是说主动进攻灵木道这个外围山门?”

  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想当初十方台算计我,我也是找了人,四处围剿十方台,我的悬赏还是有价值的。”

 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,但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。

  而颐玦真仙并不笨,她摇摇头,“我知道你的悬赏有价值,但是悬赏的理由呢?”

  “需要理由吗?”冯君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只需要放出风声就行了,这世道从来不缺铤而走险的人。”

  这话似乎也有道理,但是颐玦已经明白了,“亡命徒是不少,但是对十八道之一的灵木道,还敢铤而走险的人真没几个,你这是想利用自己的空间能力,独自去报复吧?”

  她也不等冯君回答,自顾自地发话,“我是没把握进入那里杀人之后,还能安然离开……所以说,这就成了你一个人的冒险?不,我不同意。”

  不同意……冯君撇一撇嘴,从善如流地点点头,“那么好吧,把人引出来?”

  “引出来是最合适的选择,”颐玦真仙点点头,“只要他肯离开栖身之地,我有八成把握重创他……也打得他只剩元婴。”

  “那么接下来,就要考虑怎么把人引出来了,”冯君点点头,才要继续发话,就听到颐玦果断地表示,“当然是我引他出来,你的修为太低了。”

  “可你的仇恨度不够,”冯君摇摇头,很干脆地否决了这一点,“虽然你是灵植道的长老,但是灵木灵植早晚会合并,所以他对你不会有杀之而后快的想法。”

  颐玦真仙却是据理反驳,“错了,我若进入出窍,灵木道基本不可能合并了灵植道,所以我如果落单,他们绝对会杀之而后快。”

  反正两人是谁也说服不了谁,最后还是冯君用“我比你会逃生”的大法,抢到了这个诱敌的任务,而颐玦之所以不再较真,是因为她可以提供其他的帮助。

  她虽然是很宅的属性,但是在天琴的人脉依旧很惊人,这是冯君所不具备的。

  这倒不是说天琴修者中的舔狗多,而是颐玦自身就很有实力,不管是灵植培养还是推演,都要超过大部分同阶修者,自然有人上门相求。

  再加上她的艳丽高冷属性,以及火箭一般飞窜的修为,这样的修者,谁能不用心巴结?

  换句话说,如果颐玦真仙抢了诱敌任务的话,在对头的暗中关注下,她肯定不方便调动各种资源,而冯君却又没能力有效地调动人手,这就是属于分工错误了。

  颐玦真仙性子高傲,确实不喜欢让别人冒险,自己躲在后方算计,但是两人争论的结果告诉她:这是最合理的资源分配。

  商定好大致的计划之后,两人放归了童家兄妹,回到了颐玦所在的板块,她开始用通讯法阵呼朋唤友。

  她召唤的人并不多,这种事重在隐秘,招呼太多人也没用。

  甚至在灵植道内,她也只找了两个真仙,一个是守中真仙,一个是道中的长老,那文雅书生和虬髯大汉被她摈除了,用她的话来说就是——“他们对灵木道敌意不强”。

  敌意不强这种事……真的是见仁见智了,灵木灵植本来是一家分出去的,有些香火情分,也不能说不对,当然,在这种时候最好就别让他们知道了。

  倒是灵植道之外,她还邀了四名真仙帮手,甚至她不无遗憾地表示,“其实万幻门有一长老,欠了我人情,可惜咱们跟欧阳北山起了冲突,保险起见,还是不要请他了。”

  除了这六个真仙,其实还有一个真仙,那就是灵植道的木使者。

  木使者对于他们在禁地之内发现的东西,很有些兴趣,颐玦真仙也不瞒他,说我们已经通过一些手段,锁定了铁骨真仙有巨大的嫌疑,不过具体是什么手段,那就不能告诉你了。

  由此可见,木使者在灵植道的地位,还真的很超然,颐玦为了争取他的帮助,竟然把这种机密不加掩饰地告诉了他。

  而木使者根本不关注具体的手段,因为他自己都有很多秘术是不能示人的。

  事实上,他本是阴沉木化形,修炼的道路已经注定了,无须去了解太多八卦,关键是知道了也没有用,而且……以他身化林海的能力,各种八卦在万年以前就听得头皮发炸了。

 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天香果,一百颗!”

  “两颗,”颐玦还价也相当不讲道理,“我们找到嫌疑人,你在逸云这里就不用操心了,而且这终究是偷袭我的人,是灵植道的仇人。”

  “监视的时间长,”难得的,木使者居然给出了理由,“逸云这里我不可能离开,你只是发现了可能的嫌疑人,除非你让道主下命令,我才能停止任务……最低三十颗。”

  “最多十颗,”冯君出声了,他的天香果还有不少,但不能这么使用,再说了,他给颐玦也没给了二十颗,你就要三十颗?“我也不多了……不行就算了。”

  还是颐玦出声了,“要不……十五颗吧,木使者也不容易。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