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嫌凶露头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嫌凶露头

  颐玦真仙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她下意识地摇摇头,“不行,你修为太低,还是我呼唤吧。”

  冯君看她一眼,然后解决地摇摇头,“你修为是高,但是论起跑路来,你还真差得多。”

  “这个倒也是,”颐玦真仙笑了起来,然后眨巴一下眼睛,“需要我帮你护法吗?”

  “你最好是离开,”冯君正色回答,“要不然,我跑路还得带上你,成功率会降低。”

  颐玦真仙摇摇头,二话不说起身走人,她做事一向是非常果决的。

  不过出了行在之后,她也没有走远,直接贴地飞行了万余里,然后就停了下来,进入了一片小树林中。

  这里的树木是用来砍伐做工具的,倒是没有灵木苗子,也没有太珍贵的品种,但是木使者的气息能很好地附着在上面,掩饰住她的气息,元婴真仙应该发现不了她。

  颐玦对灵植原本就很亲近,她先将自己的气息融入树林,然后分出一股细小的神识,探向冯君所在的行在。

  冯君并没有着急召唤,他知道颐玦不便使用“撕裂空间”的方式赶路,而贴地飞行的话,想要飞得远一点,还是需要点时间的。

  他的行在防御阵开启了,但只是出尘级别的——其实就算是最高的金丹级,也挡不住颐玦的这一缕神识。

  不过颐玦的神识一入侵,防御阵还是报警了,冯君感知一下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这才飞出去多远呀,就等不及了。”

  “我自有隐藏之术,”颐玦真仙信心满满地回答,只可惜木使者的一些能力,算是灵植道的核心机密,她不方便透露,“我就想见证一下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”

  冯君也知道她的脾气,不再多说话,“那我开始了……”

  他将防御阵升到金丹初阶的级别,站在望气阵法前,开始捏诀望气。

  这一次望气,距离比上一次近了一多半,效果也就更好,他盯准了窥天镜的方向,嘴里轻声嘟囔一句,“窥天镜?”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修为不够的问题,颐玦真仙能感觉到波动,但是冯君全神贯注地去感知,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波动,“这是声音不够大吗?窥天镜!”

  “……窥天镜?……窥、天、镜……窥天镜~~”

  他不知道说了几遍窥天镜,来来回回怎么也有十几遍吧,某一个时刻,一种心悸的感觉蓦地袭来,他想也不想,一把就收起了桌上的望气阵法。

  下一刻,一股晦涩的神识波动扫过整个行在,又向远处扫去,应该是没有发现他的异常。

  但是冯君可不敢怠慢,提心吊胆地随时准备跑路。

  不过他倒是想明白了,这神识波动应该是真仙的,也就是说,对方发现了窥天镜的异常,四下扫看一遍,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情况。

  而他距离禁地不算远,但也绝对不近,五万多里地,神识扫到这里,周边涉及的人怕不有上百万之多,这样的话,还是有大概率可以逃脱的。

  这股神识波动,也惊动了不少真人,有人甚至飞起三四丈来,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冯君倒是没有飞起来,却是走出了行在,狐疑地左看右看。

  反正遇上这种事,他是不敢再放松了,对方下一步,很可能是要出手了——可是谁能告诉我,他到底发现了我没有?

  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,颐玦那一缕神识由蛰伏中解脱出来,“好了,我知道是谁了,现在不方便提名字,明天一大早,你可以收起行在离开了……一直往东走。”

  冯君想再确认一下,“也就是说……我现在没有危险了吗?”

  “没了,”颐玦很干脆地表示,“那家伙出名的谨慎,真要感觉到危险,他肯定带着人过来了,而不是神识查探一下。”

  虽然她这么说,冯君也不敢怠慢,提心吊胆地在行在里打坐了一晚上,第二天天一亮,他就收起行在,放出一艘敞篷小飞舟赶路。

  飞出去万余里,途经一片小树林,他仿佛感到了一丝什么波动,下一刻眼一花,他的飞舟上已经多了一个青袍的金丹坤修。

  他侧头与看了她一眼,敏锐地发现了一点异常,“怎么感觉到你有点疲惫?”

  “你休息得不安生,我也不安生呀,”颐玦真仙脸上有点小郁闷,“那厮确实是个谨小慎微之辈,但是谁还没有个脑抽的时候?我既然告诉你没事,肯定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不是?”

  以她的修为,应付一般的元婴真仙绰绰有余,根本累不成这个样子,可想而知,对方不是普通元婴,她又要担心被对方发现,才会如此疲倦。

  冯君心里也有点感动,他为什么宁可自己冒险,也不愿意让颐玦去太虚门求人?就是因为她虽然有很多毛病,但是做朋友是非常棒的,也相当讲义气。

  像熬夜监视对方这种事,别说元婴巅峰了,七上门里普通的元婴,怕是也不会这么待他。

  飞舟飞出百万里之外,理论上是脱离了元婴的感知范围了,但是颐玦真仙还是让他继续飞了三十多万里,才停下飞舟,遁出了这个板块。

  这次他们去的,是温泉板块,到了那里之后,颐玦又布下了灵气罩,才跟冯君介绍起那个灵木道的真仙——那是灵木道的长老铁骨真仙。

  铁骨真仙是积年的老真仙了,元婴八层战力极其强横,现在寿数已经接近了两千三百年,据说是有一次跟人战斗,透支得太厉害伤了根基,出窍无望了。

  反正提起灵木道的铁骨长老,七门十八道的元婴巅峰也得伸出大拇指来,说声“厉害”。

  而且这家伙是典型的宗门狂热者,有人说这家伙为了维护宗门利益,甚至可以对又又修的伴侣痛下杀手。

  颐玦并不畏惧此人,两人甚至还互喷过,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小看这人,尤其在灵木道,还是铁骨长老的主场,能使用的更多的灵木作战。

  她认为铁骨真仙是有可能对冯君下手的,“他为了提升灵木道的实力,对你出手太正常了,也就是他的斗法风格太过明显,所以偷袭的时候没有尽全力,否则结果如何真的很难说。”

  冯君摸一摸下巴,若有所思地问一句,“硬气的修者……应该不屑于埋伏加偷袭吧?”

  “他可不是莽汉,要知道,他可是谨慎得很,”颐玦真仙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  她对铁骨真仙印象太深刻了,“而且他对大局把握得很好,万一他干不掉我,会掀起灵木灵植两道的全面战争,再加上金乌门必然加入,这对灵植道的压力是巨大的,他不会做。”

  “谨慎……”冯君沉吟一下,然后发问,“看他昨天的行为,不算特别谨慎呀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”颐玦真仙很干脆地摇摇头,然后眉头一扬,好奇地发问,“我就奇怪了,你为什么一遍又一遍地念那个镜子的名称,故意刺激它吗?”

  “这倒不是,”冯君苦笑一声,“问题在于我念了之后,完全感觉不到镜子的波动。”

  “这不应该吧?”颐玦真仙也有点好奇,她昨天只是分出了一缕神识,更是没有掐诀念诀,根本没能力“望气”,所以也不知道冯君居然遭遇了这种事。

  “有什么不应该?”冯君意兴索然地摇摇头,“我估计十有八九还是修为低,看不到。”

  颐玦觉得这个解释非常在理,于是笑一笑,“谁不是从小修成长起来的?不过我有个建议,你再来天琴,最好随身带上一个空间属性的坤修……昨天我真怕你又进了虚空。”

  冯君想一想,确实也是,但是喻轻竹、好风景和柳依依三个空间属性的坤修,目前都是在白砾滩,没有人在地球,不可能瞬间带回来,而不能瞬间带回来的话,更容易引起关注。

  事实上,他俩在聊天的时候,也有人找到了铁骨真仙,“师叔,你昨天怎么回事?”

  问话的这位,其实也已经元婴二层了,但是铁骨长老的年纪足够大,按辈分称呼的话,他还真得叫师叔,而且他也确实非常尊重铁骨长老。

  事实上,“元婴可以差三代”这话,并不是白说的,而这名元婴初阶甚至不敢在昨天打问,今天发现铁骨长老依旧没有解释的意思,才过来问,足可见他心中的敬畏。

  铁骨长老高瘦的身材,个头甚至比曲涧磊还要高半个头,基本上就是两米三左右了,看上去像一根竹竿,并不像传说中的狠人。

  不过他的声音非常洪亮,“昨天我有点心悸,总是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,所以就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四周,给你们带来麻烦了吗?”

  “没有,怎么会有麻烦?”这位听得就笑,谁敢在铁骨长老面前抱怨?“这是咱灵木道的地盘,您是长老,谁要敢说什么麻烦,我倒是不介意教训他们一顿。”

  “没有麻烦就算了,”铁骨长老一摆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他还真不认为谁有资格抱怨自己,他的神情有点恍惚,因为他在考虑别的事情,“我就奇怪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”

  没错,他根本不是感应到了窥天镜的异常,事实上,他觉得自己将那面镜子封印得极好。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