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各行其是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各行其是

  童家兄妹的胆子其实不小,两人从小就在一起,合作非常默契,都敢硬杠金乌的客卿。

  但是棋道的副山门,还是他俩不愿意去触碰的,这不但是七门十八道之一,还是老四道。

  老四道和后面的十四道,本质上还是有点区别的,老四道以爱好和天分为主,在天琴位面有着广泛的基础和人脉,这是后面的十四道不能比的。

  兄妹俩认为,大大方方地进副山门,基本没啥问题,这里也确实没有那么咄咄逼人,但是用一些不好的手段潜入,万一引发后果,那真的很可怕。

  所以童家妹子觉得,自己的要求没什么不对——风险大,岂不是要加钱?

  可是颐玦真仙不答应了,她一直以为,冯君要这两个猎赏人帮着进入一些板块,是很妙的一步棋,因为她自打修炼以来,都是按部就班地发展,根本不跟这些江湖势力打交道。

  当然,她真要找类似的人帮忙,也是找得到的。

  可是那些能跟她产生交集的人,很容易被棋道通过因果线关注到,所以并不合适——别看她是推演高手,但只有真正的推演高手,才懂得棋道一脉的推演能力,有多么地恐怖。

  所以她觉得由这兄妹俩来潜入各个版块,就很不错,现在对方居然要加钱,她就不能忍受了,事实上这并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“这种事情未来也许还会发生,每一次都要加钱吗?”

  童家兄妹畏惧颐玦,更甚于畏惧冯君,做妹妹的闻言,顿时不敢吱声了,倒是做哥哥的怔了一怔之后,出声发问,“还会发生……在近期吗?”

  颐玦没有理他,倒是冯君回答了,“没错,如果我们在棋道没有收获的话,还要去别的地方,甚至还可能去七门。”

  “七门?”童家兄妹齐齐愕然,猎赏人不怕刀头喋血,但是跟七门这样的庞然大物打交道,想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,两人甚至生出了“现在离开是不是还来得及”的念头。

  不过最终,二人是什么都没有说,敢来棋道找茬儿的,也是他俩惹不起的,做哥哥的点点头,“那成吧,我俩先进去一趟,找人商量一下对策。”

  颐玦真仙下意识地发话,“进去一个就够了吧?”

  她是想留个人质,虽然在天琴位面人质并不重要,但是有总比没有强,她也只是图省事。

  冯君笑着摇摇头,“没必要,我知道他俩的家族在哪里,何必那么小心?”

  颐玦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去他们家族,可不是也要花费时间?防患于未然多省事?”

  没错,她就是图省事,只不过说归说,她还是任由这兄妹俩离开。

  兄妹二人在副山门里待了五天,终于出来了,他俩倒是联系上了相关的人,不过对方表示,进棋道实在没必要偷偷摸摸,你们这是到底想做什么?

  猎赏人可以拒绝回答对方的提问,不过两人商量一下,觉得再悄悄地进去就不合适了,于是建议冯君和颐玦假冒他俩的气息进入。

  这倒是个好办法,冯君二人商量一下,还真就这么做了,为了防止被检查灵兽袋,还将童家兄妹留在了外面。

  童家妹子的心思有点活泛,“哥,咱们这样悄悄地离开好不好?”

  做哥哥的却是吓了一大跳,“这个真的要不得,人家没事还想找点事呢,咱俩就这么离开的话,万一对方出点事情,那还真说不清楚了……就算这俩栽了,他们身后肯定还有人。”

  只要不是智商不够的,就能分析出这一点来,区区两人想挑战棋道,甚至未来还可能挑战七门,那现实吗?肯定还有别的势力在支持他们。

  兄妹俩提心吊胆地等了三天,生恐冯君二人出事,连累了他俩,不过还好,第三天晚上,冯君两人离开了副山门,只是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。

  这三天里,他们排查了整个板块,没有什么收获,倒是有两次差点被棋道的修者发现,尤其是第二次,颐玦不得不出手抹掉气息,而这个举动,引来了三名元婴来调查。

  所幸的是,冯君的“挪移神通”足够诡异,没有暴露出撕开空间的痕迹,但是这依旧使得他们的调查速度减缓了不少。

  有了这一次经历,两人都认为,短期内不合适去棋道的本部板块。第一是因为棋道已经有了点警觉,第二则是……两人真没有想到,棋道中的修者对天机的感应居然如此强烈。

  颐玦真仙甚至表示,“一百个推演高手叠加起来,真的比一千个推演高手还可怕。”

  不管怎么说,虽然两人早就认为,想要去棋道山门本部,会冒巨大的风险,但依旧没想着退缩,只是去副山门走了一圈,不得不放弃接下来的尝试,这依旧让两人感到沮丧。

  不过冯君还是宽慰了颐玦一下,“我估计窥天镜这种东西,拥有者未必敢把它带进棋道山门,所以还是先排查别的地方好了,实在找不到的话,最后再冒险探查一下。”

  颐玦真仙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这样了,于是她建议,“接下来去灵木道?”

  冯君其实是想去万幻门的,因为他总觉得,阴煞派对自己太不友好,欧阳北山被斩了化身,不耿耿于怀是不可能的,而灵木道跟他,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冲突。

  所以他感觉,颐玦真仙想去灵木道,纯粹是因为灵植道对灵木道的怨念。

  不过,考虑到她一直对自己帮助很大,冯君觉得顺从了她的意愿也无所谓,大不了就是多花一点时间,能排除一个可能,也算不错。

  灵木道跟灵植道类似,占据的板块非常多,他和颐玦依旧是从最外围的板块开始调查。

  这时候,童家兄妹就起了巨大的作用,有他们的帮助,混进外围板块非常方便。

  这一次调查,就又用了冯君半个多月,虽然没有找到线索,但是又收获了两件逆天之物,倒也不算白跑。

  其中一件残破的锦云罩,甚至引起了颐玦真仙的兴趣,她很不客气地据为己有。

  接下来就是灵木道的种植板块,这种地方,童家兄妹的手段就不起任何作用了,而颐玦真仙的身份也相当敏感,不过她有别的法子——直接找到了木使者。

  冯君这次来天琴调查,之所以要带着颐玦,一来是因为她也是当事人,二来就是想倚仗一下她的战力,至于她“本地人”的属性,基本上被童家兄妹取代了。

  但是现在,还真用上她的“本地”属性了,颐玦真仙在逸云板块找到木使者,希望能利用他的木属气息,将两人送进灵木道的板块。

  然而木使者目前的职责,是守护出事的那片区域,听到她的要求,相当不给面子,“我只是一道分身,看顾这里就很忙了,要我帮忙,起码得等到这里的任务结束。”

  冯君对这家伙的印象不是很好,听他这么说,索性摇摇头,就要出声制止。

  然而颐玦真仙反应比他快,“木使者,你好像对天香果很感兴趣?”

  上一次双方相遇,她就注意到,对方对冯君身上还没有散去的天香果味很在意,甚至有可能,他对冯君的态度不好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  至于说冯君身上还有没有天香果……她相信他还有,而且肯定舍得拿出来。

  果不其然,听到“天香果”三个字,木使者的脸色微微一变,沉吟一下发话,“十颗!”

  颐玦真仙摇摇头,“最多两颗,木使者……灵木道可是你的对头。”

  木使者也摇摇头,“最少三颗,你要知道这是私活,遮蔽你们的气息,我也有损耗的。”

  果然是木头脑袋,还价都还得这么有个性。

  “成交,”冯君很干脆地表示,然后他好奇地发问,“为什么灵植道都很喜欢天香果?”

  木使者看他一眼,也不回答,而是伸出了手,“拿来!”

  冯君支付了三颗天香果,木使者当场消散不见,只留下了一句话,“颐玦回你的洞府。”

  颐玦真仙回了洞府一趟,木使者已经送来了一株灵草,上面附着得有他的气息。

  两人来到灵木道的种植板块附近,颐玦取出灵草之后,木使者的气息蔓延开去,非常自然地将二人融入了板块的木系气息中。

  于是颐玦带着冯君,很自然地降落在了板块上,没有引起任何的警兆。

  冯君心里暗暗感叹,这还真是不能小看任何人,有木使者这么一手,灵植道对付灵木道都要多一些胜算,怪不得这家伙一副拽拽的样子,连颐玦的帐都不买。

  不过虽然进入了板块,两人也要昼伏夜出,毕竟这种重地,看护的修者们警惕性也很高。

  冯君也相应地提高了警惕,再发现逆天之物,不管是不是有主的,他都不会去动。

  两人用了近一个月,排查了九成的种植板块,依旧没有线索,这一天,他们来到了灵木道的副山门,这里的守护气氛,反而比那些种植板块还要松懈一些。

  不过这也正常了,此处除了有数的隐秘区域,大部分种植的都是普通灵木灵植,还有很多外来修者交易灵木灵植,感觉更像是交易区,而不是生产区。

  抵达此处的第一天,冯君就有了发现。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