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指鹿为马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指鹿为马

  颐玦闻言,侧头想一想发问,“有秦家真仙坐镇吗?”

  “坐镇倒是没有,”窦陂真仙摇摇头,“但是想招来真仙,是极快的……关键是会记录气息,惹事的就算能跑掉,人家最终也会找过来。”

  “没有真仙在场就好,”颐玦能感知到,庄园里起码有七八百号人,她进去辨认的话,需要一定的时间,没有真仙当场阻拦,事情就好办得多。

  “但是进门要核实身份,”窦陂真仙苦着脸回答,“他不会泄露你的身份,却不容来历不明的人进去……来自下界都无所谓,关键是要有来历。”

  颐玦听了有点郁闷,她可不想在这时候暴露身份,于是看一眼冯君,“要不你进去?”

  冯君一身的下界气息,只要报出来自昆浩就好,至于说叫什么名字,这还真不重要。

  关键是这庄园也不大,以他的现场推演能力,找出人来很简单。

  冯君看她一眼,走到远处背对着众人拿出手机,划拉了两下之后,转过身摇摇头,“没必要,人在外面呢……确切地说,是火种在外面。”

  然后他一转身,冲着半里地外一家茶摊走去。

  鸿固这里的茶摊,跟地球界的茶摊不一样,店家提供的是出尘期聚灵阵的灵气,以及一些跑腿服务,如果客人自己没有带茶,或者想要些灵泉水,店家也能提供。

  简而言之,这里是给修为低微的修者歇脚休憩的地方,高端点的修者,基本看不上这里——普通的金丹,谁还没个行在?

  当然,有人喜欢凑热闹,或者嫌拿出行在来不方便,也会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会儿。

  冯君也没有打扰别人,直接走向了一名店小二,“小二,过来一下。”

  店小二是出尘中阶,瘦瘦小小的,快步跑了过来,点头哈腰地发话,“真人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好了,就是你了,”颐玦真仙眼中异芒一闪,终于看破了对方的伪装,“堂堂的金丹中阶,伪装成店小二,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吗?”

  店小二愣住了,“真人您说的,我不太……”

  他的话没有说完,一个瞬闪就要跑路,不过颐玦这会儿要是让他跑了,那还真是贻笑大方了,她的手一抬,空间微微波动一下,下一刻,店小二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  其他的客人见状,都愣住了,有人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看一看对方身后还有真仙,果断地闭嘴了——他们只是消费者,蹚什么浑水?

  只有一名英气的劲装青年不干了,他也是金丹中阶,正坐在桌边吃灵果喝茶,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,见状他忍不住眉头一皱,“秦家的院子旁公然动手,这位道友还真是不怕事。”

  颐玦真仙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跟这坤修……气息很相近啊。”

  合着倒地不起的店小二,竟然是坤修?

  那金丹中阶的眉头一皱,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本好意相劝,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,现在又给我泼脏水,莫非真的是欺秦家无人吗?”

  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摸出一张传讯符来,看起来要激发。

  “童道友就莫要装了,”冯君淡淡地发话,“亲妹妹倒在地上不能相救,想必道友心里也不好受吧?”

  “咦?”劲装青年都打算设法脱身了,听到这话终于楞了一下,“道友这话何意?”

  一边说,他一边就激活了传讯符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。

  “不使用你准备好的障目符了吗?”颐玦真仙的神识太强大了,一旦认定了对手,真的是明察秋毫,而且她特别相信冯君,“先别说你能不能跑得了,就这么扔下你妹妹不管了吗?”

  事实上,在天琴位面出现这种事情,扔下妹妹就跑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小,不是这里的人无情,而是他们足够冷静,兄妹俩同时被抓和只有一个被抓,哪个结果更好?

  当然是先保住一个,保存了有生力量,才能想办法救人……或者报仇。

  但是年轻的金丹没有做那样选择,根本的原因是,他的根脚被看穿了——对方都知道他本姓童了,显然是有非常高明的推演高手,那么他就算自己能跑掉,家族也跑不掉。

  至于面前这位金丹八层的坤修,肯定也是隐藏了修为,妥妥的元婴真仙不说,估计最少都是元婴中阶起步,这样的对手,对于只有两个元婴的童家来说,真的很难缠。

  所以他很光棍地认栽了,“好吧,你们赢了……但是在我就擒之前,我必须要说一句,那火种是我和我妹妹得到的,金乌的客卿想要强抢,我们没有答应,才被诬陷为盗贼。”

  不是这样吧?颐玦听得扯动一下嘴角,她此来就是抢火种的,虽然她用不到,但是冯君用得到不是?而且她也不认为,从盗贼手里抢东西有什么丢人的。

  但是抢物主,就让她为难了,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将来一旦传出去,让她怎么见人?

  至于说杀人灭口,颐玦还真不喜欢这么做,不是她心慈手软,而是在不占理的情况下,她的心还黑不到那种程度。

  最要命的是,她凭着直觉感觉到了,对方应该没有说谎。

  她正犹豫,冯君却是笑了,“有点小心思啊,是不是觉得这种场合下说出来,我们就拿你无可奈何了?”

  劲装青年倒是很光棍,“道友你都说了,我这是小心思,而且我在金乌的地盘,说金乌客卿的坏话,别人就算想管,也要掂量一下后果吧?所以这点小心思,跟没有也差不多。”

  冯君看一眼颐玦,“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  “先带走吧,”颐玦看一眼那童姓真人,“你主动跟我们走,还是被打昏了带走?”

  这位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敌了,当然也不会自讨苦吃。

  十分钟后,还是在那座山崖下,童家兄妹讲述了事情了经过。

  这兄妹俩是猎赏人,别看修为不高,在周边几个板块的名气还真的不小,偶尔也客串一下盗贼,这一点还真没有冤枉他俩。

  但是这一次,他们还真是无辜的,火种是他俩得自于鸿固,原本是想自用的。

  不过金乌门对火种的需求很大,之所以攻略鸿固,也是因为这里时不时地能出一些火种。

  所以他们制定得有收购政策,如果不是本门弟子得到火种,那最好还是在鸿固找个地方,悄悄地炼化了,想要通过传送阵带走,必须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。

  童家兄妹机缘巧合得了一枚火种,但是他俩现在使用不了,带回族中是最好的选择,两人真想炼化火种,也得等凝婴之后,然而,他俩现在都还是金丹中阶,那就有的等了。

  而兄妹俩还不想缴纳高额的费用,就想通过一些关系通融,偷偷夹带出鸿固。

  他们托人找上了那名客卿,中间人收了一笔钱,然后告诉他俩说,客卿表示了,你俩带不出去火种,不如让他夹带着出鸿固,最后再交回你们。

  童家兄妹是什么人?猎赏人!别看年纪不大,江湖经验实在太丰富了。

  他俩一听这话,就知道不对劲儿了,这种夹带方式不是说没有,而是……双方必须深度配合过很多次,才可能选择这一种。

  兄妹俩就很干脆地表示,算了,我们不选这种方式了,中间费你退还我们吧。

  中间人费,一般都是支出了就不会退还的,但是他俩认为,这个中间人没准就没打点到客卿,然后放出这个消息,指望己方知难而退。

  这时候他俩要是退缩了,指不定还有什么更危险的后续发展,所以索性强势一点,说我要让你退钱——至于说对方到底退不退,这个并不重要。

  哪曾想中间人更强势,说退钱是不可能的,客卿那边我也打好招呼了,人家还等着收你的手续费呢,你们敢不答应的话,一切后果自负。

  这兄妹俩一商量,觉得这一趟危险了,要不算了,咱们卖给金乌门得了,这样的话,利益虽然不能最大化,但是终究能落袋平安,那客卿再来找咱们,咱们也没有火种了。

  然而他俩还没付诸行动,当天晚上就有人来袭,两人因为比较警醒,还是逃脱了,但是第二天就得到了一个噩耗,那客卿宣扬说,自己兄妹偷盗了他的火种。

  至此,兄妹俩就彻底明白了,根本不是中间人要坑他俩,而是那客卿惦记上了火种——当然,这也可能是中间人跟客卿关系好,唆使了他出面,不过这些就都不重要了。

  重要的是,金乌门客卿亲自出面了!

  那么,他俩就算想把火种卖给金乌门,都是不可能的了——这是人家客卿的失物!

  兄妹俩也没有气馁,更危险的场面,他俩也经历过,于是一边躲避着盘查,一边就来到了这一处集镇。

  他俩不敢进秦家的庄园卖火种,所以在庄园门口默默地等,看能不能遇到一个有兴趣花大价钱买火种的人——在鸿固板块,这种人其实也不算少。

  而打听消息,无非是车船店脚牙,于是,他俩悄悄地搭建了一个小茶铺。

  不成想,潜伏不到两天,就被人发现了,以他俩的滑不留手,居然想跑都跑不了。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