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颐玦的推演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颐玦的推演

  “不不不,”窦陂真仙没命地叫了起来,“上仙饶命,我跟附近的几个灵植司掌司,关系都很好的,贲宏、铁立、菀倪……都跟我很不错,您不信可以去问,我怎么敢搜魂灵植师?”

  这三位都是灵植司在附近板块的负责人,颐玦真仙虽然不太关心灵植道的杂务,但也听说过这三个人,贲宏和铁立那还都是元婴真仙。

  “你敢不敢,我不知道,”颐玦真仙淡淡地发话,“我就很好奇,谁给的你胆子,能说出‘搜魂灵植师’来的?你若是能说出这个人……我可以放过你。”

  “我就是吹牛,是吹牛呀,”窦陂真仙的眼泪都快下来了,“上仙,以后我再也不胡说了。”

  “哦,”颐玦真仙点点头,淡淡地发话,“我明白了,还是灵植道好欺负……你有没有吹过牛,说要搜魂金乌弟子?”

  我特么疯了吗,搜魂金乌弟子?逗贫真仙才想反驳,终于反应过来了,还是自己刚才胡说八道的锅,“好吧,事情是这样的,金乌有个客卿,在前几天丢了一颗火种……”

  这名客卿也是元婴初阶,在金乌门当然算不得什么,但是在鸿固就相当厉害了。

  这里可以拿鸿固和屹遥比一下,屹遥算是太虚门的六大板块之一,重要性赶不上炽焰,但是比鸿固还是强很多的——鸿固板块甚至有秘境家族的存在。

  不过金乌布置在鸿固的战力,比太虚布置在屹遥的战力还要多。

  原因也很简单,屹遥是太虚完全消化了的,掌控程度很高,那么就不需要太多的战力驻守,反正一旦出事,太虚会快速驰援——万一事情弄大,那就丢人了。

  而金乌并没有完全消化了鸿固,属于边缘板块——边境线上驻军多,这应该是常识吧?

  这名客卿虽然只是客卿,但却是个小军头,他负责管理着一块,这一块里他说了就算。

  同样的,看一看屹遥,刘兴宇也是元婴初阶的客卿,还是元婴三层,却根本不沾染东城的事物,所有的事物都是由掌执陌燃真人来决定。

  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表明,不同的板块规则是不尽相同的,没有最标准的,只有最合用的。

  窦陂真仙表示,自己虽然也是真仙,却还没有资格申请金乌的客卿,所以在地位上,要差那位一些,而他在鸿固板块还有一些利益,能讨好对方的话,那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于是,他就跟着那些巡查出来了,但是大多时候,他只是压阵不会轻易出手。

  刚才有人觉得,冯君和颐玦的反应有点奇怪,但也只是派了一个金丹跟随,发现不妥也没有着急求援,主要是想钓出那个小偷来——都是玩钓鱼,谁怕谁?

  坑的是,颐玦真仙也想钓鱼,但是她耐心有限,看到窦陂真仙赶来,忍不住的时候,就直接痛下杀手了——你可以不说,我能搜魂的嘛。

  反正窦陂真仙觉得挺委屈,自己做事中规中矩,无非一句话说错,现在就要被人搜魂了?

  换个人这么说,他还真不信,但是对方明显是修为比他还要高的真仙,而且看那青藤囚笼的术法就知道,不是灵木道就是灵植道的,这种根脚的主儿,他惹得起吗?

  别说他了,就算是他巴结的那个金乌客卿,十有八九也惹不起这种主儿——七门确实比十八道强势一点,但是区区的客卿,真的有点不够看。

  他一口气巴拉巴拉解释了好半天,但是颐玦真仙面无表情地听完,冷着脸问了一句,“都说完了?可是我依旧没听出来,你为什么要搜魂灵植师……给我一个不搜魂你的理由。”

  我就是那么一说啊,窦陂真仙急得都快哭出声了,最后终于灵机一动,“金乌客卿给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,他甚至给了我火种气息……我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。”

  “火种气息,”颐玦真仙闻言,终于有点心动了,其实她也是推演高手,虽然比不上冯君,但是鉴定这些人说话的真假,还是不会出太大问题——说的是真的。

  她主要是怀疑对方想在偏僻的地方杀人夺宝,其次还怀疑这些人可能跟偷袭者有关联,所以才这么大的火气,至于搜魂灵植师的说法,不过是导火索罢了。

  前两点既然放下了,这冒犯的说辞,略施薄惩也就好了,颐玦真仙也不是个嗜杀的。

  她抬手摄过对方的储物袋来,神识扫了一下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“穷鬼……火种气息在哪里?”

  窦陂真仙也不敢说什么,抬手指向一个出尘八层,“在他的储物袋里。”

  颐玦取出了火种气息,那是一个方形的盒子,她从中摄出一缕气息,走到一边推演起来。

  推演了一阵之后,她给冯君传递一段意念,“感觉在北偏东方向,你要推演一下吗?”

  冯君回她一段意念,“我不擅长这些,按你想的做吧,我支持你。”

  颐玦也知道他不是很擅长这些,又扫一眼窦陂真仙等人,出声发问,“这些人怎么办?”

  “我无所谓,”冯君一摊双手,很坦然地回答,“想杀想放随便你,不过你要是想放,也不能马上放,咱们还有别的事情。”

  “我不着急离开,”窦陂真仙马上表态了,他一点都不怀疑,对方有下杀手的胆子,关键是估计别人都找不了后账报复,“我也不会泄露二位的身份。”

  “有胆子你就泄露一下,”冯君背转身,拿出手机划拉了两下,然后冷笑一声,“还以为你真的姓窦呢,原来是姓杜……还需要我说点别的吗?”

  “不要了,”窦陂真仙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然后拼命地摇头,“两位,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的,把我们关到什么地方也行,绝对不会反抗。”

  “没错,绝不反抗,”剩下的七人也拼命赌咒发誓。

  “那你们的灵石,我就取走了,”颐玦真仙不是贪财之人,也看不上对方的法宝,取走那些灵石,就是她说的“略施薄惩”。

  然后她弹了八道绿光出去,没入了八人的身体当中,那出言冒犯的金丹六层却是个识货的,见状倒吸一口凉气,“控魂灵种?”

  颐玦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不想接受吗?”

  “没事,可以接受,”窦陂真仙赶忙赔着笑脸发话,然后又狠狠地瞪那厮一眼,“灵种或者死……你选哪一个?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金丹六层吓得赶紧摇头,忙不迭地解释,“我是说,这是灵植道独有的术法……既然是十八道的高人,说是饶过咱们,想必就真的饶过了。”

  “好了,都不许再说话,”颐玦冷哼一声,喝止了他们,然后抬手一指窦陂真仙,解开了他的禁制,“你带我们往北偏东方向飞。”

  元婴裹上一帮人飞行,其实是很简单的,飞了一阵之后,差不多七八万里,前方又出现一个小集镇,颐玦真仙出声发话,“这里吧。”

  鸿固的集镇也很有特点,镇子中心是一个小城堡——其实这里相当于是野外堡垒,不过是三四里方圆,但是里面应有尽有,不但有防护大阵,还有兵器铺子、药店、符箓店等。

  城堡的主要作用是野外求生存,不过这里风平浪静很多年了,堡垒外面也开辟了大量的灵田,不少冒险者就在外面驻扎,还诞生了地摊之类的,反倒是堡垒内部冷清了一些。

  颐玦在落地之后,就不住地掐算方位,最后终于确定了方向,就在一座大院子里。

  见到她往那边走,窦陂真仙忙不迭地发话,“大师,那里是秘境秦家的院子。”

  窦陂在这里的人面还真广,他一落地,就有不少人上前打招呼,他身边的伴当也受到了招待,甚至还有人冲着颐玦打招呼,这显然是看在窦陂真仙的面子上。

  窦陂敷衍地应付着,注意力全在颐玦身上,见她走向那里,忍不住出声招呼一声,却还不敢称她为真仙,那就只能称呼为“大师”了——灵植师也当得起这样的称呼。

  他这一声喊出来,果不其然,其他人纷纷侧头看过去,却是不敢多问——真仙都要称之为大师的人,是能随便打听的吗?

  颐玦真仙却是有点微微的意外,“秘境秦家……会选择这里置业吗?”

  秘境秦家应该是三百秘境家族之一,就算可以在鸿固居住,但也多半会选择独居,而此处是紧靠着金乌的野外堡垒,不怕惹起什么纷争?

  窦陂真仙走过来,低声解释两句,原来这里不是秦家的居所,而是开了一个小坊市,撮合买家和买家交易,目的也不是为了挣钱,而是搜集各种罕见的天材地宝。

  简而言之,因为有秦家的背书,这里的秩序还算不错,比街边的地摊强很多,跟镇子上的正规坊市相比,这里时常能买到一些秦家出产的东西,品质也有保证,两者能很好地补充。

  金乌门对此,也是保持了“三不原则”:不支持、不反对、不接触。

  当然,若是有人要投诉那个私人坊市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金乌门也会派过来执法弟子。

  窦陂真仙是不敢在那个坊市里乱来的,所以也要提醒颐玦真仙一声。

  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