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潜入(三更求保底月票)_大数据修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潜入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  颜雨汐来得确实晚了,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,但是这件事情不受她的控制。

  颜家对她隐藏了相关的消息,报恩这种事不是不能做,但是金丹庆典也很重要。

  说得更难听一点,冯君是对松柏峰有恩,但是颜家也不欠他什么,替魂人偶说拿就拿出来了,而且他是身陷虚空,能不能回来还两说呢,在这一点上,颜家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所以颜家还是有子弟在关注白砾滩动向,不过没必要为此耽误颜雨汐的庆典。

  松柏峰原本还想着,过一段时间让颜雨汐来一趟,也就可以了,哪曾想冯君消失得突兀,回来得也快速,仅仅用了三个月,就从虚空归来了。

  颜家没有办法,只能让颜雨汐带了礼物,前来白砾滩拜访。

  不过冯君哪里是那种计较的人?他也不习惯让别人帮自己出头,能在他失踪的时候保持克制,这就很好了,至于他跟松柏峰的关系不错?拜托,人情归人情,生意是生意。

  所以他不想收颜雨汐的礼物,说咱们有合作条款,没有守望相助条款,按约定执行就好。

  但是颜雨汐深感歉疚,说你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没有在,如果你不愿意以这个理由接受礼物,那就当我松柏峰庆贺你从虚空中安全归来,这总能收了吧?

  冯君还是没有要,说你这礼物实在太贵重,要不这样,我回头需要采买一点材料,你颜家帮我购买一下就好,你看如何?

  颜雨汐实在没有办法,也只能应承了下来,又聊了一阵,她见冯君没什么谈话的兴致,于是起身告辞,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表示:若是发现幕后凶手的话,记得通知我颜家一声。

  这就是要主动出手了,不过也没办法,现在是松柏峰对白砾滩有所求,那么在相关事宜上,必须要表现得主动一些。

  冯君想要回去继续推演,这次却是被颐玦真仙拦住了,她的念头降下,“这两天你在推演什么,那个消息还要不要我帮你打听了?”

  冯君想一想,觉得主动说清楚也好,于是表示,“我回去思考了一下,也舍不得放弃,现在在推演一种望气的阵法,一旦成功,我可以通过阵法找到那个东西。”

  “咦,这么好玩的事情,怎么不通知我?”人影一晃,颐玦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“推演那东西,是什么原理?”

  “拜托,在我的庄园里,你多少给点面子,不要动不动就瞬移好不好?”冯君无奈地摸一摸额头,“这个原理嘛,就是‘逆天气息’……多的我也就不便说了。”

  “懂了,”颐玦瞬间秒懂,“逆天之物的气息,天机遮蔽都遮蔽不住,所以才会被你发现,这条思路很好用……不过你的修为会不会低了点?”

  “这话我爱听,”冯君的脑中蓦地冒出一股意识来,赫然是大佬传来的,“这颐玦比你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啊,就算不说修为,人家的思路也比你敏捷。”

  “你这是……膨胀了吧,”冯君心中默念,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“不怕被发现了?”

  “光许你提升,还不许我提升了?”大佬得意地回答,然后顿一顿,“呃,还是被她察觉到一点……不该念她的名字。”

  颐玦皱一皱眉,疑惑地左右看看,然后发过来段意念,“好像有人窥视,你感觉到了没?”

  她已经听他说了,在逸云遇袭的时候,他有明显的警兆,所以愿意跟他商量一下。

  “这个……是我师门的一种手段,”冯君笑一笑,“这一点你就别问了,是真的不能说。”

  颐玦顿时放下心来,她侧头想一想发话,“你的师门……能外聘客卿不?”

  冯君听得顿时就愣了,“你这是……跳槽有瘾?”

  颐玦真不是跳槽有瘾,她只是遇到有趣的东西就想琢磨,而冯君身上有趣的事情太多了。

  两天之后,冯君完成了自己的推演,相关的材料也划分了出来,除了他已经有的,分了四个部分出来,分别交给松柏峰、颐玦、赤凤和太清帮忙收购。

  当然,收购的材料,不仅仅是这次需要的东西,反正多加一些防止对方逆向破解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十天之后,材料准备得七七八八了,皇甫无瑕却跑了过来,不高兴地发问,采购东西明明是天通的特长,你为什么要交给别人?

  我对天通的服务态度很不满意,冯君很干脆地回答——不是昆浩的天通,而是天琴天通。

  “那你没必要拿昆浩天通出气呀,”皇甫无瑕黑着脸表示,“我一直都很配合你,这个没错吧?我们帮你采购不行吗?”

  冯君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,“既然我看它不顺眼,为什么要让它的渠道挣钱?”

  说完这些之后,他招呼颐玦一声,两人飘然向白砾滩外飞去。

  其他真仙想跟着,颐玦却是表示,“我们出去办点私事,你们帮忙看好白砾滩就好。”

  其他真仙也不敢不理会她的话,尤其是现在的冯君,影响力太强了。

  于是他们去找柳依依等人打听,冯君这是去哪儿了,但是冯君的人都表示不知情。

  最后还是晨曦真仙看一看曲涧磊和管红袖,若有所思地摇摇头,“我看没必要问了。”

  华升真仙也懂了,他微微颔首,“这冯山主,还真是谁都不相信呀。”

  “关键是人家有不相信的资格,”晨曦真仙悠悠地叹口气,“希望他好运吧。”

  无秀真仙有点懵懂,“你们在说什么,能说明白点吗?”

  九维真仙掐算一下,也是叹口气,“别问了,又去了天琴,这消息可不能传出去,否则冯君再出事,咱们都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无秀真仙看他一眼,郁闷地发话,“那你干脆别说就好了,这不是害人吗?”

  九维真仙无奈地翻个白眼,“是你要问,而且,这么多人都猜到了,我也正好借机警告大家一番……别往外乱传。”

  他补充的这些倒也没错,但是事实上,冯君还真不怕他们乱传,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带着颐玦真仙去天琴,只是担心常规路径被人做手脚罢了。

  两人去了巨木坊市之后,才进入了天琴的鸿固板块。

  鸿固也算是金乌的地盘,不过已经相当边缘了,有点类似于逸云之于灵植道,然而七上门对地盘的管理,要强于十八道,这里的秩序还是相当不错。

  但是这难不住元婴巅峰的颐玦,她将容貌改动一下,成了那种看上去算是美女,但是没有明显特点的坤修,一身的宫装也化作了一袭青袍。

  她看一眼冯君,“改换一下容貌,我给你弄一个身份。”

  她没有问冯君会不会改变容貌——都金丹了,你连这些都不会的话,未免也太丢人了吧?

  很快地,两人就变成了普通的金丹修者,颐玦是金丹八层,冯君……倒是没有变化,然后颐玦拿出了一块腰牌给他,却是灵植道认证的灵药学徒。

  天琴位面也存在身份管理,要不然下界那些人偷渡可就方便了,尤其像这种七门直接管理的地方,秩序更严。

  不过鸿固终究不是炽焰,金乌弟子在其中连一成都不到,对身份的检查也随机得不能再随机,而且不知道颐玦搞了些什么动作,她和冯君同行,竟然很少有修者关注到她俩。

  冯君讶异地看了她一眼,得到的回答却是,“缥缈之术,从灵植身上感悟出来的,很多灵植都擅长隐匿自身,哪怕它就在那里,你却偏偏注意不到。”

  冯君默默地点点头,又走了一段才问,“公然使用此术,不怕金乌门注意到吗?”

  按说他跟金乌的关系还是不错的,但是就因为挽情受到重创一事,导致他在天琴受到了一些仇视,倒是在白砾滩,不存在这些问题。

  颐玦的回答却是很霸气,“小术而已,我自己感悟出来的,应该还入不了金乌的法眼。”

  事实上这一术法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,也是耗费了她足足十年的时间,才感悟出来,又用了二十年来完善,至于说起因……当然是因为她太火了,追求者众多。

  冯君不知道这些,听到倒吸一口凉气,“厉害,你自创术法的能力,真的很强大。”

  “这是我自用的,甚至不算术法,配合了一些对大道的感悟,”颐玦很随意地回答,“其实算上改动束气成罡,我也只是改动了两个可以推广的术法……可惜束气成罡不能试验。”

  束气成罡已经改了多次,几乎接近最终版了,不过很显然,目前他们要在天琴追凶,能低调的话,还是要尽量低调。

  冯君也郁闷地叹口气,“我甚至都有点怀疑,这凶手会不会是挽情在金乌的对头?”

  下一刻,颐玦停下了脚步,侧头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这个……没准还真的有可能,要不你用望气之术看一看?”

  冯君想一下,左右看一看,迟疑地发话,“要不……找个没人的地方?”

  他俩所在的之处,是一个集镇的郊区,周边的人很少,然而,这并不代表没人注意到他俩。

  看到他俩加速向荒野离去,终于有一队修者注意到了,“那俩的行迹,好像有些鬼祟!”

  (三更到,八月第一天,求保底月票。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